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常州现担保公司老板失联或涉数亿资金

2018-12-03 14:48:43

常州现担保公司老板“失联”或涉数亿资金

每经 孙嘉夏 发自常州

常州亿江南融资担保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法定代表人杜军 失联 了,背后涉及的资金或达6亿元。

5月22日上午9时,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第十六法庭内,被告之一的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无人现身庭审现场,由此牵出杜军已 失联 的事实。

这在当地企业界和经济圈是个大事,引起了广泛的关注。6亿的欠债还牵扯出了复杂的民间借贷关系,杜军的 失联 能折射出民间借贷的很多问题,也和当地的整体经济环境关联很大。

熟知情况的吴强(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正是由于资金链出现问题,担保业务难以为继,杜军才终不得不离开常州。 这和整体经济环境的关联很大,杜军的本意应该不是携款跑路。 吴强认为。

法定代表人杜军 失联 /

原告常州市武进区惠丰农村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丰农村小贷公司)在放出300余万元贷款后,未能按期收回本金、利息,于是向包括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等在内的担保方索偿。

在上述惠丰农村小贷公司诉讼事项中,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的担保对象为两名自然人,资金的终流向则为当地某农机制造公司,由于该公司此后生产经营难以为继,所获资金已无法偿还,由此引发诉讼。

武进区法院今年2月受理该案后发现,向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送出的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等无人签收,只能张贴于公司办公室入口, 视为送达 。

杜军似乎已从常州消失。

我们满世界在找他 (杜军)。 原告方代理律师在庭审后告诉《每日经济》。

在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的诸多担保事项中,类似的情况并不鲜见。

我们已经选择起诉杜军,但目前确实无法联系上他。 常州市新北区宏源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源小贷公司)一相关负责人告诉,该负责人拒绝透露标的金额。

5月24日,位于常州市北大街一大厦4楼的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内空无一人,办公设备散落一地,大门口则张贴了法院公告和江苏银行常州分行的催款公告。该公告称,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租赁了江苏银行常州分行400多平方米的房屋及房屋原有配套设施至2015年2月17日,而房租仅支付到2014年2月17日,截至2014年3月31日,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已拖欠房租14万元、物业费1.7万元、水电费3500元。

相似的景况还出现在杜军名下的其他企业内。

《每日经济》调查得知,杜军在常州还控股或参股了常州烨科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烨科能源)、江苏烨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烨科房地产)和常州晋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

在烨科能源办公所在地常州保纳商业广场,工作人员告诉, 今年春节前公司的工作人员就已陆陆续续搬出去了,之后有不少债主来问过。

值得注意的是,烨科房地产共有4名自然人股东,除杜军外,另两名股东葛忠、李丹的名字也出现在了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的股东名单中。 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的股东中,不少股东是为杜军代持股份,这家公司实际是由杜军掌控。 公司个人股东周敖兴说。

对于这一说法,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大股东南天建设未透露详细情况, 我们公司应该已经退出了。 南天建设办公室主任毛黎艳说, 具体情况还需要再核实。 但截至发稿,未收到该公司回复。

债务或已超过6亿元/

常州市中小企业信用担保行业协会官信息显示,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是在常州市新北区政府的支持和指导下,经江苏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批准,由常州市16家民营企业法人和自然人股东以货币出资设立的大型融资担保机构。

《每日经济》获得的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章程显示,公司大股东为常州南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南天建设),出资40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19.513%。个人股东中,除周敖兴出资1000万元外,杜军出资15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7.317%,并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职位。

找到了又能怎么样呢? 吴强叹了一口气。他在常州钟楼经济开发区内经营着一家规模颇大的塑料编织袋企业,并作为股东之一,出资组建了常州市隆汇科技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隆汇小贷公司),同时邀请杜军具体负责公司设立、人员招聘、日常运营等事宜。 但事后发现,隆汇小贷公司做了一系列违规贷款业务,大量资金被套取,我们甚至难以追查资金流向。 吴强说, 仅我一名股东的损失,就超过了1亿元。

不过,杜军所涉的债务黑洞远不止于此。吴强告诉, 杜军曾经向我透露,在外以公司或个人名义欠下的债务已超过了6亿元。

比之于吴强,周敖兴的损失算是相对较小。

2011年,周敖兴出资1000万元入股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占注册资本的4.878%,后者成立于2011年11月25日,注册资本为2.05亿元。

周敖兴的实际损失则不止1000万元股本金。2013年3月27日,周敖兴曾借给杜军个人2000万元,双方签订了《借款合同》。

能够再借给杜军2000万元,主要是因为他当时取得了我的信任。 周敖兴说, 杜军近50岁的样子,看上去非常诚恳。 有熟知情况的常州一银行办公室主任告诉, 杜军在常州不少银行都有房产抵押。

这一切都让人放心,2011年底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成立时,周敖兴决定出资1000万元入股,杜军为此保证每年20%的固定收益。周敖兴告诉《每日经济》, 2013年春节时我拿到了200万元,实际上公司当年为客户代偿了近3000万元,实际利润率只有约15%,这意味着杜军是拿了自己的钱出来,因此之后他再问我借钱的时候,我没多想就答应了。

2013年3月,杜军向周敖兴表示,担保公司需将保证金从5%提高至20%,以满足省经信委关于融资性担保公司注册资本金的监管要求,顺利通过年检,公司也可以有更多的资金用于担保业务,因此希望向周借款2000万元。

当年3月27日,双方签订了《借款合同》,约定借款期为一年,年利率为15%。直到2013年12月,当外界有关杜军 跑路 的传言愈演愈烈时,周敖兴发现,他已联系不上杜军了。

当地法院已受理多起诉讼/

有两个独立信源称, 他 (杜军)目前应该在新疆。 另外有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透露, 杜军手上可能还有3.5亿元现金。

但这一说法遭到吴强的否定, 绝不可能有这么多,常州这么多债主在找他,即使能有几十万也早被人要去了。

吴强向表示,杜军 跑路 前曾向他透露,目前在外以公司或自身名义欠下的各类款项已有6亿元。 实际数字可能还不止,还有不少民间借贷未被统计在内,不少新的债务也在源源不断地冒出来。 吴强认为。

所谓的民间借贷,或许有一部分是源起某股份制银行常州支行理财经理朱某。 2013年7月份,朱某到我办公室,提出为我生意上的闲置资金提供理财服务,月息1%~2%。 周敖兴告诉, 她向我解释,客户向银行贷款时,需要提供存款作为保证金,而我的资金即是作为客户 保证金 来使用。

当周敖兴向朱某借出1000万元时,得到的是一张以朱某个人名义出具的借条。 她每个月来重写一张借条,并支付相应利息。 周敖兴告诉,直到2013年11月,朱某不再支付利息。 我追问过她好几次,但她找各种借口搪塞,前后拖了一个多月。直到杜军失去联系后,她才告诉我,这笔钱已被她借给杜军了。

在2013年年中成立的隆汇小贷公司,留下了更多的 糊涂账 。 事后查账发现,有不少不符资质的公司也获得了贷款。 吴强作为该小贷公司的股东之一,他告诉, 一家注册资本仅有50万元的公司,贷走了1000万元,另一家注册资本100万元的企业,贷走了8000万元。而这些公司拿到的贷款,仅是作为过桥资金,其后的用途很可能是被转到了杜军自身控制的账户内。

他对挽回损失已不抱太大希望, 即使把人找回来,每个股东又能分到多少钱?

在吴强看来,更现实的问题在于, 杜军所有的资金拆借都是用企业的名义进行,表面上看只是企业出现亏损,而且由于银行等方面不予配合,资金流向实际上我们已无法查清。 吴强告诉。

事实上,在隆汇小贷公司设立之时,股东们就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 小贷公司虽然是由企业作为发起人,实行总经理负责制,但实际运作中是由杜军来操作。 吴强告诉。

隆汇小贷公司目前已在常州市钟楼区人民法院以借款合同纠纷为由,起诉杜军等人。

常州当地法院已接收了不少与杜军相关的案件。据不完全统计,宏源小贷公司以民间借贷纠纷为由在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起诉杜军,此外,该院还受理了自然人陈某、张某诉杜军、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等民间借贷纠纷两案,常州市长江科技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则在常州市戚墅堰区人民法院起诉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杜军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对于上述案件,常州市中小企业信用担保行业协会拒绝就此事接受采访。常州市经信委中小企业改革发展处工作人员则表示,有关杜军 失联 一事,该处已知悉,具体情况仍有待核实,但预计将在近期的融资担保公司年检过后,将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剔除出名单。

作为我们来说,如果当初不贪图杜军的小恩小惠,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 吴强又叹了一口气。

观察

常州企业经营困难担保公司被殃及

在2013年8月27日举行的常州市中小企业信用担保行业协会第三届三次会员大会上,协会会长许新跃表示,2013年上半年融资性担保行业继续受到经济下行的影响,经营环境并未有所好转,整个行业仍面临严峻的形势。

作为常州市早成立的担保公司,常州民生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征洪当时表示,考虑到2012年的金融形势对担保行业的影响,公司从2012年初就开始压缩规模,从2.7亿元压缩到7000多万元。

今年5月,常州市中小企业信用担保行业协会组织10家融资性担保机构参加的一次论坛也提及,今年以来,常州工业经济保持稳中有进,但增速放慢,产能过剩、市场疲软、成本上升等矛盾继续积累,企稳回升难度有所加大,企业经营遇到了诸多困难。

官方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在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设立的2011年,常州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3580.4亿元,按可比价计算增长12.2%,2012年GDP按可比价计算增长11.5%,2013年GDP按可比价计算增长10.9%,增速呈逐年下降之势。

显然,在企业运营不佳之时,处于同一利益链条上的担保公司亦难免被殃及池鱼。

统计数据显示,受经济大环境影响,常州市2012年共发生担保代偿169笔,代偿金额达5.7亿元,是历年累计代偿总额的3.8倍,涉偿担保机构共32家。2013年上半年发生代偿2.3亿元,涉偿担保机构22家。

受到经济环境的影响,亿江南融资担保公司的担保对象频繁出现问题,接二连三有企业还不上钱,因此亿江南方面也不得不为企业代偿银行欠款,资金跟不上了。 吴强告诉《每日经济》。

充气芯模价格
四氟
硅胶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