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巾帼剑侠

2018-09-15 10:00:41

康熙年间,新城县令崔某去济南去述职,行到了章丘西面的新店。在旷野中遇到一个孤身少妇,年纪在三十岁左右,高髻宫装,只见她发髻高耸,上罩一轻纱斗笠前端覆黑纱罩面,身上宫装衣裙一体,圆领对襟,青袖下垂,周身绣满飞凤云图,腰间彩带多余处下垂至足,足下穿锦绣工鞋,鞋尖上缀一颗宝珠,光泽照人,腰间玉钩上挂一长剑,下骑一黑驴,四蹄有金毛极其神骏,少妇衣裙袖带在小风中微微晃动,虽不露面容,神采以四射如日。不似凡尘中人。

崔某,见驴行神速,急忙上前试着问:您是何人?少妇停住黑驴,漫不经心的仰天而应:不知何许人,要往何处去。又轻笑道:往去处去。顷刻间以往东绝尘而去,驴行若飞,只听得女子吟啸升远远传来道:三尺青青古太阿,舞风斫碎一川波。长桥有影蛟龙惧,流水无声日夜磨。两岸带烟生杀气,五更弹雨和渔歌。秋来只恐西风恶,销尽锋棱恨转多,多字声落一人一驴以不可见了。崔某非常好奇,但身有急事,没有再去寻找。思量诗句的意思,估量可能是剑侠一类的人吧。

后又过数年,崔某和县中众衙役,押解官银数千两,到济南去。官银用木匣装载,外罩木箱,放在车马上。晚间到了住店的时候,当地唯一的客店里人已经住满了,店主人说:此去西北不数里,有一个尼姑庵,凡有旅客路人,都可以到那里投宿。随后就把去尼姑庵的路指给崔某。刚入客店时,门外有一个红绸包头的男子,容貌极尽狰狞,崔某只是一眼,便心下发冷,也不敢多看,就带人寻找尼姑庵而去。到了尼庵,叩门很久才,有一老妇出来应门,把想借宿的事告诉了老妇,老妇想了一想,说:西厢房可以让你们住下。随后就跟着老妇入山门内,入门有厅堂三间向东,里面摆设俱全,北面设有观音大士殿,他们就从旁边的小门进入后面的西厢房。入住西厢房后,崔某让手下衙役轮班在外面秉烛持械守卫,自己带另一批官人环木匣而坐。三更天,大风骤作,山门轰然大响,好像是被人撞开了,又听见,屋外守卫的衙役们大呼激斗之声极其激烈,兵刃相撞声犹如爆豆,崔某非常惊惧,让众手下们个持弓箭刀枪开门观看。竟然是那头包红绸的汉子,只见他徒手环游闪转于众衙役间,身形屈伸若电,双掌忽吞忽吐间数十名衙役已经重伤倒地,随后身形一闪直奔屋内冲去,一起一落已到了门前,身体微微向下一缩,而后就迅疾无论的弹射而起,凌空双腿连踢,又有七八人伏地不起,还未落地就探手乱抓,剩下的人都僵直不动。

天明,众人都醒觉,发现木匣已经丢失。崔某急忙跑到镇上,找到了以前见到的客栈老板,还没开口。老板就不在意的说:嘿!嘿!官银丢了吧。崔某奇怪点头,急忙询问缘由。主人说:那个红绸人,是一大盗本身负绝技,人又凶狠狡诈,行踪不定,横行本地,杀人越货,官府都不敢问。只有住在尼姑庵才能无事,尼姑庵的主人异人也。我和那老妇认识,我替你去求情吧。到了尼姑庵找到三层院,老妇出来询问缘故道:难道是问丢官银的事吗?入了内院佛殿中,老妇去蒲团,让二人坐下。崔某跪在蒲团上,又求老妇帮忙。老妇的老眼中射出两道金芒,但金芒随即隐没,冷笑道:早想杀此贼子,平时事情众多无暇动手,还不知心存侥幸,奴子还竟敢来此造次!!此罪当杀。放心我帮你解决。随后老妇入内,牵出一只黑驴,背插长剑,跨驴往南山而去,其行如飞,须臾间以不见。下午,老妇徒步手持红绸客人头,牵驴而回,驴背上负着木匣。进庵后,就呼唤崔某来看,崔某开启木匣,只见官银如初,一文不少。老妇手一挥将手中人头往地下一掷道:你看是不是此贼,没有杀错吧?众人围拢观看果然是红绸人,惊喜后,都伏地再三拜谢。随后众人就押运木匣而去。数月后,崔某又返回尼庵,尼庵闭门已经无人了。听当地人说:某天一老妇,和一个年二十余的宫装华服的绝色少妇骑黑驴,飘然而去,不知所踪。又道:三四年前,她也是挟老妇而来,不知何许人也。开始有市上无赖恶少夜间越墙而入,都被腰斩之墙外,自此后再也没有人再敢冒犯了。

小型滤油机
外流压力筛图片
上古天地效果图-四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