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范跑跑济南放大炮到现在都觉得去年没错

2018-11-22 18:14:55

  范跑跑济南“放大炮”:到现在都觉得去年没错

  李萌博摄

  □本报李萌博

  在去年“5·12”汶川大地震中,都江堰光亚学校语文教师范美忠,没有来得及顾及学生,自己一人先跑出了教室,并在博客中说明自己并无内疚之感,被友们称为“范跑跑”,一时成为广受关注的争议人物。8月29日,范美忠应齐鲁电视台《开讲天下》栏目邀请来到济南,本报对范美忠进行了采访。

  谈炒作很多人想借我炒作自己

  “我干吗要离开光亚学校呢?”因为前段时间传言北京的一家教育机构要聘请他,问范美忠这次是否是从北京来的济南,范美忠上来就澄清,他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这几年一直任教的都江堰光亚学校。

  “北京那个教育机构本来是想让我去做名义校长,但那个机构主要是做高考补习的,我一向不支持高考,于是那个学校邀请我去定期开讲座。但由于各种原因,我没有去成。”范美忠坦言,虽然没有去开过讲座,但那个学校还是给他打来了6个月的工资,“他们请我肯定是出于炒作的目的,所以我把这6个月的工资看作是付给我的广告费。”

  谈出名无法阻止“范跑跑”出现

  范美忠有着复杂的工作经历,他1997年北京大学毕业后,先后在很多地方从事过媒体、教育等工作,但一直默默无闻。范美忠说,去年“5·12”之前,他在都江堰光亚学校教书的3年时间里,“一直过着隐居的生活,教教书,踢踢球,完全处于与世无争的状态。”

  范美忠现在都觉得,以“范跑跑”的形式出名很奇怪。“但是,并不是你想出名就能出名的,正如不是你想被人骂就能被人骂的一样。比如随便一个人在上就可以发帖子,但不可能会有那么多人去骂你。”范美忠认为,自己出名的背后,显示出了很多因素的影响,是个人无法阻止的。

  谈“文跑跑”不能以道德名义剥夺生命权

  日前重庆出租车司机文辉载着乘客,车被积水淹没,司机文辉跑了,而两名乘客被淹死,因此很多友称这个司机为“文跑跑”,并称“文跑跑”是“范跑跑”的学生。对此,范美忠开门见山地说:“人的生命受到威胁了,本能就会跑,所以不能说他是我的学生。”

  范美忠说:“到现在我仍然觉得去年我的举动并没有什么过错,人的生命都是平等的,人们并不应该以道德的名义去剥夺另外一个人的生命权利。”马上问:“但是,老师有保护学生的义务,正如司机有保护乘客的职责。”范美忠说:“乘客安全是多方面的,比如说排水系统、道路设置,比如地震中,有的楼房没有倒塌,但有的楼房却全部倒塌,这些又该去追究谁的?”

  谈早恋让学生们选择是否去恋爱

  对于学生早恋,范美忠依旧保持自己的观点:“我从来不反对早恋,应该让学生们自己选择是否去恋爱。”谈及“早孕”的问题,范美忠则称:“比如说飞机在大西洋上失事了,但你不可能从此就不坐飞机,对于早孕,学生应该懂得去做好防范措施,但不应该因为这个而阻止学生们恋爱的权利。”

  范美忠自称是个“道德感很低的人”:“我只要求我的学生有基本的道德感,我对我的学生说,比如你以后当官,你不能腐败;以后经商,你不能昧良心赚钱;以后当老师,你不能睁着眼骗学生;以后盖房子,你不能偷工减料砸死人。”

  谈家人不会给自己母亲去换肾

  范美忠曾声称,在地震的那一瞬间,他只会本能地救自己的女儿,甚至自己的母亲也不会去管。这样的言论极大地挑战了公众的伦理观念。

  “还是那句话,人的生命是平等的,没有人有权利要求别人牺牲生命来保护自己。”范美忠说:“比如我对母亲非常好,但如果我的母亲生病了,需要我去换肾,那么我不会答应的。如果我生病需要换肾,我也不会要求母亲来给我换。”

  范美忠“一跑”成名生活不再享安静生存不再受困扰

  “在北大读书的时候,我身边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同学,各有各的个性,所以我们感觉身边没有怪人,但现在在大众的眼中,我可能是个很另类的人。”范美忠谈及自己的母校北大时说,北大是中国的学校,但仍然比较糟,说它是的学校是因为学校的氛围很宽容,学生们可以保持自己的个性。

  范美忠坦言,正是因为自己在一般人眼中的这种另类,已经让他丢过了几次饭碗。但出名之后,不断有企业来请他去工作,甚至还有老板直接要他的银行卡号,要给他汇钱。“之前我老被人赶走,但现在生存终于不再是难题了。”

  “现在这种出名方式让我很不习惯,但出名之后也带给我好处,因为我发现,突然有很多人在听我说话了。”范美忠自称还是一个有“天下情怀”的知识分子,希望用思想来影响更多的人,而现在话筒主动摆到了他的嘴边。

  范美忠一直觉得自己在不少学术领域很有见地,甚至跟说,他对鲁迅作品《野草》的研究超越了目前所有相关学者的研究水平,《百家讲坛》应该请他去讲鲁迅,虽然他几乎没看过《百家讲坛》。

  在采访中,范美忠还向介绍了自己的两本一直没人给他出版的书稿,内容是哲学随笔、教育制度思考以及文学研究等的作品,“但一直没有人给我出,之前是因为我没有名气,写的东西太小众化了,不能给出版社赚钱,而现在是因为我是个争议人物,没人敢给我出书。”

  出名也给范美忠带来了很多烦恼,范美忠一直追求陶渊明似的文人生活,但现在他像以前一样很老实地在大街上走,就会有很多陌生的人上来给他照相,或者让他一起合影,甚至还有人跑上来跟他说:我要跟你讨论一下,中国自古都是以孝治天下……

  “其实,我只想安静地活着,但成名之后,这种安静被打破了。”范美忠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