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英阿马岛战争后四百多阿老兵悲情自杀

2019/05/16 来源:雅安信息港

导读

英阿马岛战争后四百多阿老兵悲情自杀本月初,阿根廷和英国分别举行活动,纪念马尔维纳斯群岛(英称福克兰群岛)战争爆发25周年。当年的战争

英阿马岛战争后四百多阿老兵悲情自杀

本月初,阿根廷和英国分别举行活动,纪念马尔维纳斯群岛(英称福克兰群岛)战争爆发25周年。

当年的战争,给阿、英两国都留下了持久的伤痛,而对于前者的伤害尤甚。上万名阿根廷老兵长期生活在那场战争的阴影中,物质生活上得不到来自国家的保障,精神上更是备受折磨,其中不少人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1.“被祖国遗忘了好多年”

看到一辆地铁列车驶进了车站,何塞·路易斯·阿帕拉西奥赶紧迎了上去。这里是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中央车站,此刻,乘坐地铁的人并不是很多。上车之后,阿帕拉西奥打开了随身携带的一个电子扩音器,开始重复播放录好的一段话:“请给我一点儿帮助吧!我是一名马岛老兵,多次找工作都被拒绝。我得到的补助金总是不够用,我已经被自己的国家遗忘了好多年。”其实,从他的衣着上,地铁上的乘客就能判断出他的老兵身份:他穿着一件橄榄绿色的夹克,右臂上套着一个袖标,上面印着阿根廷国旗和马尔维纳斯群岛的轮廓图。

尽管要向乘客们寻求帮助,但阿帕拉西奥并不是在乞讨。他是希望乘客们能购买他出售的商品——一些小日历和贴纸,上面无一例外地都印着一句话:“马尔维纳斯群岛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永远是阿根廷的领土。”然而,无论是这句充满爱国主义精神的口号,还是那些廉价的日历和贴纸,似乎都不能够引起乘客们的兴趣。因此,阿帕拉西奥在这趟列车上的收益并不好。在雷蒂罗车站,他下了车,决定等候下一班列车,看是否能有好运气。

2.十八岁的棒小伙儿被“骗”上战场

与12000余名马岛战争老兵中的大多数人一样,战后25年来,阿帕拉西奥一直没有能够找到稳定的工作,仅靠打零工和做小买卖艰难度日。与他相比,同为马岛老兵的诺尔贝托·桑托斯在这方面算是幸运的。

战争爆发后的第6天,桑托斯就跟随后援部队登上了马岛,当时他年仅18岁。桑托斯说,他和战友们是被“骗”上战场的。“当时,长官告诉我们,这只是一次短途行军,没有人想到是去马岛打仗。”

靠近南极的马岛阴冷、潮湿,桑托斯和他的战友们只能整天蜷缩在狭小的地下工事中,而且给养严重不足。两个月后,这个原本体重96公斤的棒小伙儿就瘦成了皮包骨。

此时,英军开始对马岛上的阿根廷守军展开猛烈攻击,桑托斯的左臂在对方的一次空袭中被炸飞。尽管大量失血,但严寒阻止了伤口感染,他并没有立即死去。桑托斯的一名战友眼见他被伤痛折磨得非常痛苦,认为他没有活下来的希望了,就向他的胸膛开了一枪,试图帮助他早一点儿“彻底解脱”。然而,那颗子弹并没有击中桑托斯的心脏,他终究还是幸运地活了下来。

战争结束后,桑托斯在医院中接受了两年治疗,才得以康复。尽管失去了一只胳膊,但他依然努力去找工作,试图开始新的生活。

然而,此时,从马岛战场归来的士兵们已经成了阿根廷社会冷落的对象,他们在战场上的失败被认为“让整个阿根廷蒙羞”,甚至还有很多人认为,他们是军政府独裁统治的帮凶。因此,桑托斯的老兵身份让他在找工作时接连碰壁。几个月后,他对一家招聘单位谎称自己的残疾是交通事故所致,这才得到了那份工作。

后来,桑托斯结了婚,相继有了3个孩子,但那场战争给他造成的肉体和精神伤害一直令他无法摆脱。几年之后,桑托斯和妻子离了婚。由于他的老兵身份,他被法庭剥夺了抚养孩子甚至探视他们的权利。25年来,桑托斯已经记不得自己去过多少次法院,希望能够获得法官允许去探视孩子,并且想知道,“因为我参加过马岛战争,就得遭受如此的惩罚,究竟为什么”。然而,直到今天,他也没有得到答案。

3.选择自杀以求解脱

在阿根廷马岛战争的老兵中,有大约一半的人像桑托斯那样,刚满18岁就被送上了战场。战争爆发时,他们都是刚被招募入伍的新兵,仅接受过基本的战斗技能培训,没有任何作战经验。残酷的战斗场面和沦为英军战俘的遭遇,对他们年轻的心灵构成了极大的冲击,大多数人都患上了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更为糟糕的是,当他们离开战俘营回到祖国时,发现他们的士兵身份根本不被政府承认。在战后长达9年的时间里,数千名老兵既没有生活补助金,也享受不到任何医疗和社会保险。在精神和物质生活的双重折磨下,自杀的念头开始迅速在老兵群体中蔓延……

曾经居住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拉普拉塔的若热·马蒂尔也是一名老兵,在马岛上经历过地狱般的数十个日日夜夜。战争结束后,马蒂尔返回老家,娶了一位名叫玛丽亚·塔帕雷利的姑娘为妻。然而,从他们相识直至婚后多年,玛丽亚都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曾经在马岛战斗过,因为马蒂尔几乎从未提到过“马尔维纳斯”这个词。很显然,马蒂尔在竭力使自己完全忘记那段可怕的经历,以开始新的生活。

马蒂尔把妻子和孩子照顾得无微不至,还参加了一个培训班,学习建筑,试图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1992年10月,在前往培训班参加考试的路上,马蒂尔却“失踪”了。当玛丽亚终找到他时,发现他正在市中心的广场上漫无目的地游荡,并且已经失去了记忆。

医生在对马蒂尔进行诊断后认为,他患有“非典型性精神病”,而这正是在马岛老兵群体中大量出现的精神病,因此也被称为“马岛综合征”。

起初,玛丽亚并不相信医生的诊断结果。直到有一天,当她发现马蒂尔惊恐万分地躲在医院的病床底下,嚷嚷着要“躲避英国轰炸”的时候,她才确信,自己的丈夫的确在马岛战争中遭受了精神创伤。

1993年初,看到马蒂尔的病情有所好转,玛丽亚就把他接回了家,悉心照料。然而,她低估了丈夫精神受到创伤的严重程度。同年3月1日,马蒂尔携带手枪走进一家咖啡馆,在喝了两杯咖啡后饮弹自尽。

“像其他老兵一样,他心中也一定藏着很多痛苦,这些痛苦只有经历过那场战争的人才了解……他选择这样做,并不是不爱我和女儿,只是由于不堪重负,希望以一种永恒的方式使自己平静下来。”玛丽亚悲伤地说。

根据阿根廷“马岛战争老兵中心”的调查,在总数约12000名的马岛老兵中,10%的人曾经有过自杀的举动或念头。自1982年6月战争结束以来,已经有至少460名老兵自杀身亡。

专门从事战争老兵心理研究的专家阿尔贝托·迪庞认为,由于在战场上失利,许多阿根廷马岛老兵有了强烈的负罪感,整个社会又对他们采取了极不宽容的态度,再加上生活窘迫,才导致如此多的老兵选择自杀以“求得解脱”。

1999年自杀身亡的老兵阿尔贝托·洛普雷斯蒂留下的遗书,验证了迪庞的这个观点。阿尔贝托在遗书中写道:“我希望回到那些牺牲的战友身边。我不愿意成为家庭的麻烦,也不愿意成为被社会厌恶的人。”

4.战争,不应该被庆祝

直到1991年梅内姆政府上台后,阿根廷马岛老兵的境遇才有所好转。绝大部分人都领到了生活补助金,尽管数量很少,但有总比没有好。近年来,马岛老兵们开始组织起来,主动争取他们应有的权利,并且呼吁社会关注和理解他们这个群体。在他们的努力下,2003年开始执政的基什内尔政府,承诺给老兵们增加补助金的数额,在精神医疗方面给予他们协助。

2006年,阿根廷导演特里斯坦·鲍尔,根据老兵埃德加多·埃斯特万在马岛战场及战后的经历,拍摄了一部电影——《战火的启示》,描绘了那场战争给年轻士兵在心理上造成的严重创伤。这部电影在阿根廷国内大受欢迎,引起了更多的人对马岛老兵这个群体的关注。

令老兵埃斯特万没有想到的是,这部电影居然也引起了昔日战场上的敌人——英国老兵们的共鸣。当他和剧组其他成员在伦敦和曼彻斯特出席这部电影的放映式时,发现有很多参加过马岛战争的英国老兵前来观看,其中不少人都流下了眼泪,埃斯特万和他们之间突然有了某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埃斯特万注意到,尽管在当年那场战争中,英国是胜利者,但英国似乎在刻意避免举行大规模的庆祝仪式。“战争,无论如何都是不应该被庆祝的!”埃斯特万感慨地说。 (中青 燕昭)

参考辞典

马岛战争

马尔维纳斯群岛(英称福克兰群岛)位于南大西洋,由346个岛礁组成,总面积15800平方公里。马岛距离阿根廷本土276海里(1海里约为1.85公里),距离英国本土约7000海里。

自19世纪20年代阿根廷宣布独立起,在马岛的主权问题上就与英国存在争议。1982年4月2日,在双方谈判未果的情况下,阿根廷加尔铁里政府出动陆、海、空军,一举攻占了马岛。英国撒切尔政府立即宣布与阿根廷断交,并派遣以两艘航空母舰为核心的特混舰艇编队远征南大西洋,以重新夺回马岛。

当年6月15日,战争结束。在英、阿两军之间激烈的陆、海、空大战中,英军死亡255人,伤777人,被俘210人,阿根廷军队死亡约650人,伤1300人,被俘11800人。

英、阿双方围绕马岛的主权争端,至今仍未解决。

上海到温州物流公司
大棚管
牛魔王捕鱼游戏下载
标签